当前位置:首页 >廉政教育 >文苑
照相不疼
发布时间:2018-08-08 11:00   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 

  当我写下文章题目时,读者一定觉得我可笑至极。其实不然,回想起四十多年前的情景,我的可笑是带着泪水的。

  在我家的相框中,有上百张大小不一的老照片,在这些照片里,唯有一张照片“与众不同”。只见这张照片上,有一个蹲在大人前面的小男孩,紧闭双眼,双臂紧抱,双腿依稀可见泥斑,一副痛苦的样子……这个小男孩就是我。

 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,我出生在松嫩平原的一个小山沟里,正是计划经济时代。当时,对于像我这样的农村孩子,吃饱肚子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。吃饭都是问题,更谈不上文化和娱乐,那时没有电视,有的只是和泥摔泡泡、秫秸做长枪,整天在一个巴掌大的山沟里玩耍,除了玩泥巴就是玩泥巴。

  一年夏天,二舅、三舅当兵回来探亲,说是要给我们全家照相。我就好奇,照相会不会像打针一样疼呢?心里七上八下。当时,我正和小伙伴们在水塘玩水,哥哥叫我回家照相,我心里一直纠结着!到家后,只见爸妈坐在凳子上,哥哥姐姐站在他们后面,妹妹蹲在前面,旁边给我留个位置,二舅让我抓紧蹲下,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二舅,突然冒出“照相疼不疼”这句话,大伙儿哈哈大笑。三舅逗我说,疼。我以为真的很疼呢,所以,拍照时,我忐忐忑忑,紧紧张张。二舅说,准备好了,开始照了!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我紧紧地闭上了双眼……三舅说,照完了。我一听照完了,睁开了眼睛,没有感到疼痛,怎么回事呢?后来才知道,照相是通过胶片把人的影像储存起来,不会疼的。至今,这张闭了眼“不疼”的照片一直保存着,它也是我平生的第一张照片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当兵入伍来到了部队,不仅照了很多彩色照片,而且我也学会了给别人照相。我作为师政治部的报道员,每天带着相机下基层采访,在学习室、在训练场、在操作间……凡是有战士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,每天我将拍摄的胶卷带回来进行冲洗,然后,再将战士们的风采发给一些媒体……我拍摄过祖国的大好河山、战士的生活训练、百姓的幸福日子,几千张胶片一直保留着。

  四十多年过去了,从食难果腹到全国奔小康,巨大的历史飞跃在每一处村庄、每一座城市都能够得到有力的见证。

  如今,我们走进了新时代。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,人们有了更多的理想和追求;我的日子越来越好,才会发现更多的美,并用手中的相机记录这些美的瞬间。

  因为,我知道,照相并不疼。(赵越超)

 
无标题文档
版权所有:中共武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武汉市监察委员会 鄂ICP备16020259号 关于我们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后湖大道新益街1号 邮编:430013
 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