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廉政教育 >文苑
落叶不扫
发布时间:2018-01-08 10:16    来源:人民日报   

  有杭州朋友说,2017年杭州有十五条街道,白天不扫落叶,遍地金黄,十分好看。杭城秋景本来很迷人,如今又多了一色美丽,更添了许多姿彩。

  又有上海同学微信云,上海之前有九条马路不扫落叶,去年更是增加了二十九条。全城秋景,格外迷人。我虽未到现场领略,但已十分神往。

  寒秋年年有,落叶年年扫。杭州市民几年前就建议,希望保留落叶,尤其是银杏黄叶。环保部门曾以安全卫生为由,未予采纳。而今终于一改前规,另做新决定——白天不再扫落叶。满栽银杏的公园和街道,金黄的落叶,带着秋天的味道,吸引着来往游人。人们流连其间,只见满地落叶,竟有美如斯。此前熟视无睹,如今识之嫌晚。曾为“垃圾”之物,成了有意维护之景,并造成秋的缩影。沪杭人所为,堪称智者之举。

  我也是消息闭塞,身居北京,却不知北京近来也下发了“暂时保留秋冬落叶景观”的通知,要求对林地、草坪上的自然落叶,尽最大可能保留,让市民感受深秋美景。市园林绿化局应广大市民的诉求,规定各公园绿地不再对落叶日扫日清,而是采取暂时保留措施,以方便市民亲近自然,领略美丽秋色。此举措影响渐广,许多城市也都采取类似措施,保护秋冬的落叶。

  萧萧的落叶,从来被认为是衰败之物。“枯枝败叶”“西风落叶”,是常见的用词;惨淡与肃杀,是它反映的意象;离愁与孤独,是它表现的情绪。今人却为之“翻案”,视落叶为美景,识见有了提升,理解别于从前。

  树有千百种,选种于街道的,却是其中的优者,它们大都叶片较大,利于遮阳挡风。叶到秋天,或黄或红,点染秋色,不胜其美。在上海,梧桐与银杏最多,新增的二十九条街道,更以梧桐为主。梧桐叶片硕大,一到秋天便成淡黄,举目望去,美满视野。近年又新栽了一些银杏,更是片片金黄。淡黄、金黄,构成上海浓浓的秋意。

  京城街道,也多有行道树,最多是白杨和国槐。白杨高大,枝叶繁茂,秋天的落叶却无甚姿色。槐树花美,但落叶亦不好看。好看的是银杏,北京多处有银杏,最惹眼的是钓鱼台银杏大道。此外北大、清华校园内,三里屯东五街,地坛等公园里,也都有银杏的风采,秋末冬初,落叶遍地,美艳无比。虽没有特别规定,但不扫落叶,却有多个地方坚持。每年十月下旬起,便有众多游人前往观赏。

  落叶的美,有清一色的红,清一色的黄,也有斑斓驳杂。街头的落叶,各种颜色,深浅不一,形形色色,多姿多彩,组成丰富的美。深秋初冬,因为有它,仍显示出无限活力。

  实践在前,认识在后,是人类认识世界的规律。生活中的美,常常不被认识。“世界上并不缺少美,只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”满街落叶的美,曾被偏狭视角忽略。如今许多人已有了不同以往的观念,认定落叶不扫才是美。由此可见,审美不专属美学家,发现美的眼睛,也不全长在美学家的脑袋上。

  生活中,我们常常拥有着美而浑然不觉,没有注意维护,更没有注重珍惜。看惯了的事物不以为美,身边的事物不以为美,已获得的东西不以为美,曾经沧海的思维,影响了人们对美的认知和判断。于是便有对失去的美的怀念,对既往的美的追忆。

  生活中,处处都有美。喧闹的城市,美在繁华,宁静的农村,美在淡雅,久住城市羡慕农村,久住农村羡慕城市。有的近看不美远看是美,有的远看不美近看是美。京城的多处银杏大道,其实都如在身边,我却一直没去看过,枉有美丽在眼前。如今,忽起前往观赏的念想,不想再留遗憾在后头。

  此前,我唯一有所领略的,是我们大院门前那条街道,它有七八百米长,路边遍种银杏树。每年“霜降”一过,金黄的叶片,满挂树梢。略有微风,便有叶片飘落,遇有四五级西北风刮过,叶片便跌落满地,如同盖上层层黄金,再经一阵大风,几乎全部离开枝头,把金黄全都献给了大地。平时只见有人捡拾银杏果子,紧接着是环卫工人打扫落叶。我们也曾希望,让满地的落叶,多留一些时日。但保护落叶未成普遍共识,也是年年落叶年年扫,不见街头美长留。这或许是我院门前的遗憾。

  落叶不扫,是对秋天最后的温柔。这温柔,我们何时能够毫无保留地给予它?

  心存一种希冀:留住秋天的味道吧。我们不胜期待!(郑荣来)

 
无标题文档
版权所有:中共武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武汉市监察委员会 鄂ICP备16020259号 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后湖大道新益街1号 邮编:430013
 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