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廉政教育 >文苑
【廉政档案】罗荣桓:对党忠诚几十年如一日
发布时间:2017-10-31 16:32  点击:   来源:《改革与党风》杂志   

  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、人民军队十大元帅之一罗荣桓,19021126日出生于湖南省衡山县寒水乡南湾村(今属衡东县)。少年时代,他就积极参加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爱国运动。1927年,罗荣桓到武昌中山大学读书,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随即转入中国共产党,后来参加秋收起义,先后担任红四军前委委员、江西军区政治部主任、总政治部巡视员等职务。抗战时期,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,19418月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。解放战争时期,率山东主力部队进军东北,参与指挥辽沈、平津战役。建国后,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、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、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。 

  罗荣桓同志为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,做出了重大贡献,建立了不朽的功勋,赢得了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爱戴和崇敬。早在1942年,罗荣桓就患了严重的肾病,但他长期抱病坚持工作,真正做到了为人民群众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。他时时处处以身作则、率先垂范、严以律己、廉洁自律、生活简朴,始终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,坚持以模范的行动影响和带动群众。 

  简朴的生活 

  革命时期,罗荣桓风餐露宿,在井冈山曾住过祠堂、庙宇、草棚、茅舍;长征路上经常以天当房,以地当床;到达陕北后,住过延安的窑洞;抗战时期,住过山东沂蒙山区的庄稼院。对于住房条件,罗荣桓从不讲究,不管是什么条件的住房都能接受。 

  19499月到1954年秋天,罗荣桓全家住在北京南池子18号,按照以前的老习惯,室内一切照旧,不添置家具。但这里面积本来不大,住上罗荣桓一家,加上秘书、司机、警卫员,显然是小了。可是,罗荣桓夫妇并未提出任何要求。当管理部门知道这个事情后,为了工作方便,在面积不大的院子里面,又加盖了一间房给秘书办公使用,还加盖了一间车库。 

  不久,以反贪污、反浪费、反官僚主义为主要内容的“三反”运动开始了,罗荣桓在要求部队和总政治部机关认真检查的同时,对自己院子里加盖房屋的事作了检讨,他认为这是浪费。总政治部副主任傅钟、萧华等都认为,房子并不是他叫盖的,不同意他作检讨。罗荣桓却说:“虽然不是我叫盖的,可是我也没有制止。”他仍然向中央写了书面检讨。 

  1953年底,邓小平来看望他,发现院子里在加盖车库和秘书办公室之后,连散步的地方也没有;他还看到,罗荣桓的大女儿和女婿、外孙来到了北京,罗家还收养了一些无依无靠亲属的孩子,一大家子住在一起,住房实在是太拥挤了。在邓小平的建议下,1954年秋天,罗荣桓一家才搬到面积稍大一点的东交民巷新8号。 

  廉洁的品格 

  罗荣桓经常说,人民群众是领导干部身上的血液,领导干部脱离了群众,生命就要枯竭。因此,一个革命者想的是应该怎样为人民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,而不能要求有额外的照顾,增加人民的负担。在名誉、地位面前,罗荣桓始终保持着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品格。 

  1956年,在党的八届一中全会上,罗荣桓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,中央办公厅按规定要给他增派工作人员,增加车辆。他都一概拒绝。他说:“我现在身体不好,具体工作管得不多,有一个秘书管管文件就行了。”为安全起见,警卫部门提出:首长外出时需派警卫车,同时,住地警卫也应加强,要在他家增派副官和警卫人员。他仍不同意,经过反复商量,最后他只同意增加一名副官。虽然罗荣桓担任过许多领导职务,但始终只配备了一名秘书。 

  有一天,罗荣桓精神好一些,想到公园散步,来到了很久没有来过的颐和园。这里山清水绿,景色宜人。罗荣桓望着这湖光山色,顿时心旷神怡。他让陪同的警卫员去租条小船,可是警卫员身上没有带钱,司机也没有带,罗荣桓更是从来身上不带钱的。颐和园的保卫人员就要了一条小船给他们划。回到家里,他一直惦记着这件事,几天后他再一次来到颐和园,补交了租船的钱。 

  罗荣桓长期在病中,但他从来没有要求特殊照顾。有一次他从医院回来,发现家里多了4张躺椅,就问秘书是哪里来的。秘书回答说:“是总后勤部送来的。”“给钱了吗?”“没有。”他一听没付钱马上让秘书退回去。秘书解释说:“总后的首长说,因为您有病,办完公好靠着休息休息。”罗荣桓严厉地说:“乱弹琴!我一个人害病,用得着4张躺椅吗?都给我搬回去。”秘书感到很为难,不想去退。罗荣桓最后说:“不退也成,一定要照原价给钱,用我的薪金。”秘书去总后交了钱,躺椅才留下来。 

  罗荣桓常常因心脏病发作而卧床不起。医生为了让他靠在床上看文件、看书或找人谈话方便,就从北京医院借来一张能起能落的摇床。罗荣桓对医生说:“医院有许多病人比我更需要,怎么能把医院的床搬到自己家里来呢?”夫人林月琴怕医生为难,就对罗荣桓说:“你不同意借,咱们自己出钱做一张可以吧?”后来,林月琴自己出了400元钱,在上海订制了一张摇床。 

  亲民的作风 

  罗荣桓始终把自己看作是劳动群众中的一员,经常与人民群众保持着亲密的联系。他不赞成对领导干部警卫森严,脱离群众的做法。他每次到外地视察时,常常一个人信步走到街上去。有一次,他从汉口乘船去南京。上船以后,他发现船舱就只有他和几名随行人员,心里非常纳闷。一问,原来是警卫部门同售票处打了招呼,其他的票都没有卖。他立刻把警卫人员找来批评说:“我看你们搞警卫工作的恨不得把我们锁进保险柜里,我们接近群众有什么不可以?” 

  罗荣桓外出视察都是轻车简从,厌恶前呼后拥、迎来送往等做法。有一次,他乘飞机去昆明,飞机降落后,他刚走出舱门,见机场上黑压压地站了很多人,原来都是云南省党、政、军的负责人,还有他们带来的工作人员。他很不高兴,对站在舷梯旁的几位负责人说:“以后你们再来这么多人,我就不下飞机,乘原机回去。” 

  罗荣桓无论对高级干部还是普通干部,无论是对职工或战士,都亲如一家人。解放军政治学院有位花工张师傅,每年都要到罗荣桓的住所帮助整理花木。第一次去时,罗荣桓不在家,林月琴请他到屋里坐,并拿来了烟、倒上了茶水,还端上了糖果请他吃。走时,又送到了大门外。对于林月琴的热情款待,张师傅非常激动。第二次去时,罗荣桓从外面回来了,遇见张师傅和另外两名工人正在院子里补栽树木,罗荣桓立刻问秘书:“饭准备好没有?”“同志们都饿了吧,快请到屋里吃饭。”罗荣桓把他们三人请到家里,一起吃了一顿饭。当时是在三年困难时期,粮食十分紧张,几乎每家都不够吃。但罗荣桓和林月琴还坚持留三位师傅一起吃饭,怎么都推辞不掉。张师傅在后来回忆这些往事时说:“这样的高级首长对我们是如此亲切关怀,这在旧社会是做梦也想不到啊!” 

  罗荣桓一生始终保持着勤俭节约,生活简朴,公私分明,廉洁自律,密切联系群众的崇高品质和风范,始终与人民群众同生死、共命运、心连心。在罗荣桓同志逝世时,毛泽东同志曾高度评价罗荣桓同志的政治品格和道德情操,说:“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不容易,原则性强,对党忠诚。”(郑巍宁 

    

   

    

 
无标题文档
版权所有:中共武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武汉市监察局 鄂ICP备16020259号 关于我们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后湖大道新益街1号 邮编:430013
 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