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廉政教育 >文苑
【廉政档案】吴德峰:遵守党纪的楷模
发布时间:2017-10-27 10:32  点击:   来源:《改革与党风》杂志   

  吴德峰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任武汉市市长,长期从事地下交通、政治保卫和情报工作,他的人生惊心动魄,充满传奇色彩,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,被毛泽东、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尊称为“吴德老”。

  “地下工作要严格遵守秘密工作纪律” 

  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,吴德峰积累了丰富的秘密工作经验,经常教育工作人员要具有崇高的革命情操、临危不惧的献身精神和沉着冷静的良好品格,必须严格遵守秘密工作纪律,遵循秘密工作规律。在严酷的白色恐怖的环境下,他始终把遵守秘密工作纪律放在突出位置,对同志要求十分严格,批评人毫不留情,也不允许申辩理由。他告诫同志们:“错了就是错了,没有任何理由可讲,敌人绝不会因为你有理由有原因就不抓你,就不砍你的头。”

  在秘密交通和情报工作中,无论是机构设置、计划实施,还是人员的选择,都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和规定,吴德峰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和环节,时时处处处于高度戒备状态。一次,一个交通员被特务盯梢,刚进家门就把一本夹着秘密文件的书放在堂屋桌子上,进里屋取东西,特务尾随进了院子,交通员听到妻子报警后便从里屋后窗跳到邻居家躲藏起来,特务并没有发现什么就走了。夫妻二人回来一看桌上的那本书不见了,十分着急。此时,他们4岁的儿子带着藤椅一扭一扭地走进来,抬起屁股就看见那本书放在小藤椅上,文件还在书中。听完他们夫妻汇报后,吴德峰说,这件事说明小孩在大人的熏陶下,从小就学会警惕和对付敌人,很可爱、很懂事,是件好事。但也说明我们的工作不严谨,有严重的隐患。其后,中央根据吴德峰的报告下发了通知,重申交通工作要慎之又慎,决不可疏忽大意,一切行动绝对机密,必须坚守“上不传父母,下不传妻子、儿女”的原则。

  河南党员周惠年只有18岁,1929年到上海后,吴德峰安排她与一位男同志扮作夫妻从事秘密工作。周惠年尚未结婚,难以为情,就提出到苏区或工厂工作。吴德峰严肃地说:“你是个共产党员就应该服从党的安排,在工作上没有理由讨价还价!”后来,与周惠年同住机关的交通员爱上了她,一天晚上正式提出求婚。由于年青又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周惠年一时不知所措,突然放声大哭起来,惊动了房东太太,跑过来询问什么情况。周惠年知道坏事了,情急之下灵机一动,披头散发,拉着交通员撕闹,向房东诉说丈夫在外跑单帮不养家,钱都花在外边的女人身上,回家又吃又喝还打老婆。房东太太信以为真,帮助周惠年数落了交通员一番。这件事算是遮掩过去了。

  吴德峰知道后,严厉批评交通员严重违反秘密工作组织纪律,批评周惠年太布尔乔亚,不同意就好好说,不应该大哭大闹,把党的事业和工作当儿戏,险些造成重大损失。事后,吴德峰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中央,提出以后安排未婚男女同住机关时,要重申严格的组织纪律,做好政治思想工作,防患于未然。

  “我的身份是共产党员” 

  吴德峰是1924年入党的老党员,资深革命家,但他一生廉洁奉公,淡泊名利,从不计较职务大小和个人得失,始终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。抗战时期在西安领导情报工作时,他没有任何职务,甚至连组织机构的名称都没有,每月只领3元钱的津贴,工作十分危险而且艰苦。有一次,工作人员陶斯咏问自己是什么职务,吴德峰回答说:“共产党员”;陶斯咏又问,那您是什么职务,吴德峰回答说:“负有一定责任的共产党员”;陶斯咏再问,我们组织名称叫什么,吴德峰一字一句地说:“共—产—党”。

  1946年1月,根据停战协定,在北平设立由国民党、共产党和美国三方各一名代表组成的军事调处执行部,负责监督执行停战协定。吴德峰克服病痛折磨赴北平任军调部秘书,随即被派往武汉执行组工作。在研究职务分工时,吴德峰表示任务明确就行了,用不着什么名义。周恩来笑着说:“这与西安工作不同,是公开对国民党的。”最后决定以顾问名义对外。王震后来说:“吴老,看来您的任务是越来越重,官却越来越小。名不副实,名不副实!”

  吴德峰女儿吴持生回忆说,“文化大革命”前的一次全国人大会上,已经确定吴德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,但在准备公布委员名单时,发现漏掉了共青团系统的代表。因名额限制,组织部门征求吴德峰的意见,是否可以将他的人大常委会委员名额调整给共青团代表,吴德峰毫不犹豫欣然同意。

  吴德峰认为,共产党员没有个人利益,没有特殊权力,必须克己奉公,不徇私情。他是这样说的,更是这样做的。解放初,他的一个表弟因特务问题被逮捕,大舅妈和表弟媳来汉请求帮助。吴德峰对她们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:“我是市长,不能徇私枉法,我没有权力放他。他对人民犯了罪就应该认罪伏法,只有向人民低头认罪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出路。舅舅、舅妈支持过革命,人民是不会忘记的。”

  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,吴德峰夫妇把一切献给党的伟大事业,无暇顾及家庭,几个孩子先后送回老家,交由弟弟吴士悉照顾抚养。吴士悉对革命也曾经在做过贡献,解放初还上山说服国民党散兵游勇投诚。后来,吴士悉到武汉,吴德峰把弟弟安排到留用人员学习班学习,以便审查后安排工作。土地改革运动开始后,吴德峰让弟弟回乡参加土改运动,由于家庭和历史原因,吴士悉被误杀。吴德峰尊重地方政府的意见,在处理吴士悉问题上始终没有说一句话,没有讲一句情。

  “共产党员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党” 

  吴德峰说:“有了思想上的一致,还要有组织纪律的保证,没有组织保证和纪律约束,那就是一般散沙。”担任武汉市长后,凡是政府党组决定的问题,一切照办;凡是市委作出的决策,都不折不扣的执行;发现市政府有人思想不通而乱发议论的,及时给予严肃批评和教育。

 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,吴德峰经受了无数次大风大浪的严峻考验,他总是顾全大局,忍屈负重,以党的利益为重。1952年,因受市立第二医院盗款未遂案的影响,吴德峰受到撤销工作的严厉处分。当时中南局召开大会宣布撤销吴德峰的工作,整个会场鸦雀无声,气氛紧张,只听得挂在墙上的大钟滴滴答答的声音。会议主持人写了一张纸条,要吴德峰表态。过了几秒钟,吴德峰很平静地站起来说:“我们共产党人讲实事求是,截然不同于国民党的作风,我受党的教育多年,犯了官僚主义错误,接受组织对我的处分。”他不做任何申辩,有些同志不理解,吴德峰耐心地说:“我们共产党员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,都要坚持党性原则,一切服从党,无条件地服从党,服从党的利益。”“只要能挽回党的影响,只要对党有利,共产党员就应该无条件服从组织的决定。”他没有任何不满情绪,让警卫员和司机回机关等待重新分配工作。然后步行回市政府,立即收拾好物品搬出市政府宿舍。在没有重新分配工作之前,主动提出到三反五反办公室临时帮助工作,每天由六合路走到德明饭店去上班,工作仍是一如既往地认真负责。

  吴德峰党性原则很强,一切按照党章党规和规章制度办理,党的文件,就是大革命时期入党的妻子戚元德也不能看;有意见当面指出,从不在同志背后说三道四;在儿女面前从不涉及党和国家的机密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吴德峰受到残酷迫害,被戴上官僚、地主、特务头子、走资派等帽子,被隔离、批斗,身体和精神遭到严重摧残,但他仍然相信党,坚持真理。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强迫他交代过去经手和记忆中的秘密,提供迫害诬陷一些中央及省市领导同志的材料,他始终缄口沉默,严守党和国家机密。他对子女们说,共产党员要以党的利益为重,决不能失去党性、放弃原则。临终前留下遗言:不许给国家添一点麻烦,不许伸手向国家要钱!表现出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。(周薇)

 
无标题文档
版权所有:中共武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武汉市监察局 鄂ICP备16020259号 关于我们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后湖大道新益街1号 邮编:430013
 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