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勤华,男,1961年8月出生,汉族,湖北省武汉市人,研究生学历,1981年9月参加工作,198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97年10月任汉南区人民政府副区长,2000年12月任市审计局副局长,2006年2月任市物价局局长、党组书记。2007年1月任中共硚口区区委副书记,同年3月任硚口区人民政府区长。2011年9月任中共武昌区委副书记,同年11月任武昌区政府区长。同年12月当选中共武汉市委第十二届委员会委员。2012年2月16日,市纪委、市监察局对胡勤华的违纪问题立案调查。经查,胡勤华身为党员领导干部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单独及伙同他人收受贿赂;为其亲友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;接受礼金,其行为严重违犯了党纪、政纪。2012年8月14日,因胡勤华违纪行为涉嫌犯罪,市纪委、市监察局将此案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2012年10月26日,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,报市委常委会决定,并报省委常委会批准,给予胡勤华开除党籍处分,2014年10月20日,经市政府常务会议批准,给予胡勤华行政开除处分。2014年7月16日,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胡勤华有期徒刑十一年,并处没收财产三万元。

 

  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各位同志,我知道,我现在这样称呼大家已经不配了,但是,请让我最后再称呼大家一次,这样我可以把心里话告诉大家。

 

  再过几天,我就要去那个从小爸爸、妈妈教育我们兄弟姐妹不该去的地方了。回想起自己三十多年来奋斗到今天,也付出了艰辛的努力,但一失足成千古恨,已经来不及了。我走到今天,是从逢年过节收受红包、购物卡开始的,逐步发展到:出国接受同事、朋友送的零花钱;生病住院动手术接受大家的慰问金;利用职权购买打折的商业门面、高价出售组织原来分配居住的(集资)福利房;帮助开公司的亲戚介绍业务;直至帮助“朋友”介绍承接工程收受好处等。

 

  逢年过节,中国人习惯请客送礼,这种传统的风气蔓延到干部队伍就逐步演变成一种腐败的现象。它已经成为了腐蚀干部队伍,败坏社会风气的严重社会问题。虽然上级纪委和地方党委三令五申,但是这股歪风并没有刹住。我的犯罪就是从逢年过节收受红包、购物卡开始的。有时候吃饭(聚餐)或开会,许多人在一起,举办单位或企业发个红包,别人都收了你一个人拒绝,好像有一点“臭夹生”;有时候送红包的人,丢下或塞在你办公桌的书本下面,等你找出来准备退还给他时,他已经走出了你办公室的门;有时候在公共场所,送红包的人站在你旁边,将红包塞在你口袋里,当着大家的面,又不好与他“紧扯”。说心里话,刚开始我也拒绝过,但是送的人多了,慢慢的就没有那么警觉了,没有那么坚决了,一般都会推辞一番,最终还是收下了。

 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领导干部出国考察,下属、同事和企业老板,总要送一些外币说是出国的零花钱。如果你拒绝,他们会说帮忙带点国外的纪念品,这样你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。但是,往往是你收的零花钱多,从国外购买回来还礼的纪念品少;一般性的纪念品多,贵重的纪念品少。有时候还有一种错误认识,把国外带礼物相送看成是礼尚往来,正常交往。这种所谓的“正常交往”多了,实际上就是一种受贿行为。

 

  我腿上长骨瘤,需要切除植骨,在医院住院开刀动手术,许多人前来慰问。一番慰问话语之后,临走时,塞一个慰问信封在病床的枕头下面。收下吧,违反党纪国法;拒绝吧,又觉得不合情理。实在是挡不住,只好提前出院。事情过后回头再想一想,其实心里很矛盾:一方面觉得收受这些慰问金不好,违反了廉政准则,影响了机关风气;另一方面又自我安慰,心想如果没有人来医院看望,那做人是不是很失败呢?有些人来慰问,说明人缘关系好嘛!这样心里就平静了许多,焦虑不安的情绪也好了许多。但是,如果仔细想一想,要不是自己处于重要的岗位,有那么多人来慰问吗?如果是一个平民老百姓,还会有那么多人来看望吗?

 

  近几年由于通货膨胀,货币贬值比较严重,我就与家人商量购置一点物业让货币保值增值。但是,我却利用自己的职权,在自己工作的辖区内购买打折很大的商业门面。虽然,打招呼时说得冠冕堂皇“在允许的范围以内给予照顾”,但企业却心领神会,尽量打折,打得你舒舒服服。

 

  过去组织分配的(集资)福利房,本来应该通过市场程序出售。但是,自己却利用职权让企业帮忙出售,本意是想依托企业销售渠道和营销能力卖一个好价钱,但企业认为讨好的机会来了,直接买下来,并告诉你当地的房屋买卖单价,既让你感到房子卖了一个好价钱,又让你感到在合理的范围以内。实际上企业帮了忙,自己也清楚,但就是抱着侥幸的心理,还是一个“贪”字作怪。亲戚开公司打招呼帮忙介绍业务,打招呼时讲“一个很好的朋友拜托帮忙,如果不太违反原则就支持一下”。实际上,谁都知道所谓的“不太违反原则”就是一个“遮羞布”,所谓“很好的朋友”,不是非常特别的关系不会开口。

 

  有时候,过去的一些熟人、“朋友”找到自己,请求在一些工程项目上给推荐或介绍一下。他们一般都会讲,只需要介绍一下,让他们报个名,给他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,不需要特别的照顾等等。实际上,下面具体办事的同志,看到是领导介绍的都会给一些关照。事后,这些熟人、“朋友”就来感谢一番,可往往自己经不住诱惑,一步一步滑向了罪恶的深渊。

 

 

  回顾自己收受钱物由小到大、由少到多,一步步走向犯罪的道路,是不知不觉中走过来的,就像是冷水煮青蛙,死亡逼近了,却浑然不知。我用自己惨痛的教训告诉大家:

 

  一是不要有“跟随大流”的心理,它是你警觉防线的“解码器”。中国人讲究“中庸之道”,认为它是最安全的,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。逢年过节或者是联络感情的聚会,我们有些单位、企业总喜欢发红包、购物卡和礼物。这时候大家都收红包自己也收,认为反正大家都这样,有问题大家一起都有问题。但是,可能别人收受的红包下来,不久就退还给当事人或者上交给纪委了,你却埋下了犯罪的种子;可能别人收过一次以后,就此刹车,你却越收越多,越走越远,最终无法收拾;可能别人收受后,还没有东窗事发,但你不要有“侥幸”心理,他最终也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。现在回想起来,有时候在拒收红包、购物卡这些问题上是要来一点“臭夹生”,拒绝的次数多了,送礼的人就少了,送礼的人少了,犯错误的可能性也就小了。来者不拒,只会是越来越多的人给你送礼,这时候你离监狱的大门也越来越近了。

 

  二是不要有“人之常情”的心理,它是你情感的“毒药”。我们日常生活中,有些事发生得太平常,太一般了,平常得你没有感觉不对,一般得你没有感觉不好,它已经渗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,与我们朝夕相伴,随处可见。如果你是一个平民老百姓,那么“人之常情”也没有什么,但如果你是领导干部,特别是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,那么这些“人之常情”可能就是拉你下水的绳索。给你送礼的人也知道,只有这些“人之常情”的事,才能打动你,打倒你,因为许多人受党教育多年,基本的抵制能力还是有的。只有从“人之常情”入手,才会使你最后拒绝不了,推辞不掉,因为在前面的“人之常情”中,你已经下水了。所以,我们不能以“人之常情”而无所谓的态度,对待如出国零花钱、生病住院的慰问金等所谓的“平常事”。不能错误的把它看成是同事、朋友间的感情交往、礼尚往来。因为你的身份决定了,你手中的权力决定了,无数个“人之常情”无所谓的事积累起来就有所谓了。

 

  三是不要有“分寸用权”的心理,它是你驾驭不了的“野马”。我们每一个在机关、事业单位工作的同志,由于授权于政府,管理着大量的社会公共资源,手中或多或少都掌握着一定的权力。现实生活中,由于有纪律约束和监督机制,滥用权力的机会也不多。但受“有权不用过期作废”等不良风气的影响,就会产生“分寸用权”的思想。“分寸用权”就是指在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时,把握好分寸,既把事情办成,又不造成不良的影响,或不出现违法违纪问题。现实工作中,这种“分寸用权”的想法,实际上是你驾驭不了的“野马”,如家人、亲戚或朋友想借助你的权力打个招呼时,有时自己也想一想,这样好不好,是不是在利用职权,但是回过头来又一想,只要把握好分寸,不做过头事就没有事情。可是,你的招呼打下去,部门的同志和企业的老板,会“创造性”的理解你的指示,你那“分寸用权”的想法就像脱缰的野马,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 

  四是不要“抱有侥幸”的心理,它是你壮胆的“烈酒”。现实生活中犯错误甚至犯罪而被追究的人可能是少数,这使我们许多人产生了“侥幸”的心理。如果在收受贿赂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会有今天,绝大多数人是不敢这么胆大妄为的,但现实给他传达了一个错误的信息:那么多人收受了好处都没有事,行贿的人又这么可靠,为什么出事的偏偏是我?我的犯罪除了一个“贪”字以外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存在“侥幸”的心理,总认为不会出事的。实际上,从你收受钱物、以权谋私的时候开始,就已经留下了痕迹。没有组织想知道而不能知道的,没有组织想调查而查不到的。组织要调查个人,真是太容易了,个人怎么能与组织对抗呢?有时候不要自以为高明,那种“侥幸”的心理,往往使你的胆子越来越大,往往使你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 

  五是不要有“碍于面子”的心理,它是送你去监狱的“警车”。“面子”本来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,但中国人爱“面子”。因为有“面子”的人总可以得到一些好处。如有“面子”的人说话,其他的人要给“面子”;有“面子”的人办事,其他的人要买“面子”;有“面子”的人惹了麻烦,其他的人要看“面子”。总之,有“面子”的人一诺千金,没有“面子”的人寸步难行。大家都知道“面子”的好处,所以,日常生活中,许多人往往爱“面子”、讲“面子”、装“面子”、撑“面子”。有时候是死要“面子”活受罪,但还是要“面子”。中国的老百姓有一个土话叫:什么都可以掉就是不能掉“底子”,这个“底子”就是“面子”。“面子”等同于江湖义气,是一个非常害人的东西。有时候过去的一些熟人“朋友”请你帮忙,几句吹捧的话一说,心里乐滋滋的。再说正题请你打招呼,“面子”就挂不住了,感情一冲动就办错事了。可是,有些忙可以帮,有些忙是万万帮不得的。千万不能有“面子”观念,好像这么好的“朋友”关系,不帮这个忙,以后怎样相处,怎样见面。更不能帮了忙以后还收受别人的好处费,那样距离坐警车去监狱的日子不远了。

 

  现在,我已经没有机会从头再来了,我把这五条惨痛的教训告诉大家,希望大家别走我这条路,重犯我的错误。以上五个心理的养成,需要两个环境,一个是社会环境,另一个是家庭环境。社会环境,我们个人很难改变;家庭环境,却是可以营造的。如果你的家人、亲戚和朋友在你放松警觉、“跟随大流”的时候,能够“说一下”,在你讲感情,讲“人之常情”的时候,能够“帮一下”;在你利用权力搞“分寸用权”的时候,能够“管一下”;在你胆子越来越大、“抱有侥幸”的时候,能够“吼一下”;在你遇到熟人、“碍于面子”的时候,能够“挡一下”,那么,我们犯错误的概率就小得多。但实际情况总是大家都希望利用你手中的权力,为他们办点事,谋点利。当然,“说、帮、管、吼、挡”五字要诀是外在的,是外因,内因关键还是要管好自己,管好家人,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放松对自己的思想改造。

 

  坐在这监室里我一片茫然。工作没有了,组织没有了,多少人为之奋斗一生的看病的“红本本”没有了。本来事业有成,家庭幸福,可以弥补多年由于工作太忙,对(岳)父、(岳)母欠下的尽孝账,可是现在,自己未来的生存都不知如何,已经没有孝敬老人的资本了。四位老人今年都是80多岁了,他们那颗破碎的心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打击吗?他们还能等到见最后一面的那一天吗?在他们归天的那一时刻,我能守候在他们身边,看到他们安详的走完人生吗?

 

  坐在这监室里我一片茫然。我那漂泊在异国他乡的幼子,现在如何?他能独立的完成学业吗?没有人照料的日子里,他能渡过这一关吗?前不久,儿子还告诉我:爸爸我现在正在美国一家很著名的软件公司带薪实习,马上就要自立了,你和妈妈不要太辛苦,等我毕业找到工作了,你们就退休,享受天伦之乐。可他哪里知道,他的爸爸给他带来了无尽的伤害,让他在同学、朋友面前抬不起头,直不起腰。他可是还差一步就可以成人,还差一口气就可以到岸的啊!

 

  坐在这监室里我一片茫然。过去一起工作战斗的同事和朋友,他们还会搭理我吗?他们还会把我当朋友吗?没有友情的孤独日子,能伴随我走完人生吗?他们会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吗?他们会不会指着我的背影,对他们的孩子说,这个人坐了几年牢,离他远点呢?

 

  坐在这监室里我一片茫然。辛辛苦苦奋斗三十年达到今天的岗位,令多少人羡慕,多少人尊敬。可是,现在却走到了人生事业的尽头,一切没有了,一切今生都没有可能从头再来了。过去,读书、学习钻研获得的知识,多岗位工作培养、锻炼的能力都没有用武之地了。

 

  坐在这监室里我一片茫然。由于我的犯罪,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使他们心情压抑,不敢见人,未来将生活在我错误的阴影里,让人瞧不起,我今生今世对不起他们。如果能够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理,我还可以提前几年与家人团聚;如果没有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理,服刑出来我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、弯腰驼背的老人了。

 

  同志们,千万、千万要警醒啊!千万别走我这条路啊!这是一条不归之路,这是一条痛苦之路,这是一条永远永远也抹不去的、令所有家人都痛苦不堪的死亡之路!

 

  望同志们保重身体,好自珍重,勤政为民,清正廉洁。

0
无标题文档
版权所有:中共武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武汉市监察局 鄂ICP备16020259号 关于我们
地址:武汉市江岸区后湖大道新益街1号 邮编:430013
  All Rights Reserved.